您的位置:首页 >> 县外媒体看横峰

【上饶日报】全域打造秀美乡村的鲜活样本

http://www.hfzc.com.cn 来源: 日期:2017/1/4 9:06:41

 新华社经济分析师

  打造美丽中国的“江西样板”,秀美乡村是重要载体。江西各地正在因地制宜,建设秀美乡村。新华社经济分析师在一些地方看到,因秀美乡村建设覆盖面广,牵扯精力大,且对政府显绩体现不明显,蜻蜓点水式、涂脂抹粉式、应付考评式的做法在基层一定程度上存在。

  近日,新华社经济分析师走进位于江西上饶市的革命老区、国家贫困县横峰,看到了秀美乡村建设的另一番景象:

  当地请来国内一流的城乡规划设计团队,对秀美乡村建设进行全域规划,并实行“多规合一”;真投入、出实招、重长效,当地创新破解秀美乡村建设“钱从哪里来、建设如何推、建后如何管”三大关键难题;拒绝“千村一面”,尊重村庄原有风貌和自然肌理,挖掘乡土文化,注重产村融合,建“农民熟悉的想要的乡村”。

  “秀美乡村”不仅给当地农村带来了秀美,也给当地乡村带来了一系列可喜变化,成效初显。

  新华社经济分析师认为,横峰秀美乡村建设从全域层面推进秀美乡村的系列做法具有较强的借鉴价值,应该加以重视并推广。

  全域规划重塑乡村新格局

  ——解读横峰秀美乡村全域规划的“全、合、融”

  横峰是江西面积小、人口少的县之一。作为国定贫困县,横峰有10个居委会、63个行政村和4个农场,680余个自然村。其中国定贫困村32个,1.8万贫困人口要脱贫。

  横峰县正式提出建设“秀美乡村、幸福家园”之初,就坚持把秀美乡村建设与全域旅游、精准扶贫相结合。横峰县委书记饶清华认为,横峰秀美乡村建设不是为了做几个点给上级看,而是站在全县层面进行整体部署,实施全域规划。

  新华社经济分析师在调研时发现,横峰的秀美乡村规划,具有“全、合、融”三大特点,横峰乡村新格局正在重塑。

  全 全域规划,一个崭新的乡村空间布局跃然而生

  2016年初,横峰县出资700余万元,聘请浙江大学城乡规划设计院专业团队,编制了《横峰秀美乡村建设全域规划》。

  规划按照“全域规划、城乡一体”理念,从空间结构上构建起“一核一线四区”的总体布局:

  一核,即由横峰县中心城区为核心。

  一线,以320国道、204省道等县域干线为纽带,整合沿线景观要素打造“锦绣长廊”。

  四区,即北部以葛源镇为中心,形成以红色文化和高山生态为特色的红色旅游核心示范区;南部以莲荷乡为中心,形成以自然景观和生态农业为特色的的休闲旅游区;东部以司铺乡中心,形成野生动物园区和乡村游乐区;中部以岑阳镇为中心,形成以现代农业、水果产业为特色的生态农业体验区。

  规划按地理特征将全县秀美乡村划分为山地型、丘陵型、滨水型三类,予以空间格局和美学设计指导。在形态体量上构建建制镇、中心村、基层村三级结构。

  不仅全县有全域总规划,先行启动的13个中心村和100个自然村,横峰县也分别制定个性化的规划,着力体现一村一业、一村一品、一村一景。

  横峰县委农工部部长黄必泉介绍称,每个村点的规划,不仅要体现各自特色,更要服从全域规划。每个规划都要经过浙江大学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专业团队的审核把关。

  “从空间布局上,全域规划依据横峰地貌、人文特点,重构乡村形态;从产业格局上,全域规划对生态经济进行重新布局,重构乡村未来经济发展新格局。”横峰秀美乡村全域规划负责人、浙江大学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策划与培训中心主任张扬说。

  合 多规合一,一部规划统筹全域全貌全流程

  “杂而无序、规划打架”是一些地方秀美乡村建设中出现过的问题。为了打破壁垒、统筹推进、有序建设,横峰县的秀美乡村全域规划实现一张蓝图绘到底。

  “在横峰县秀美乡村建设中,村庄、产业、土地、旅游、环境、公共设施配套等规划实现了‘六规合一’;环境提升、经济建设、文化繁荣、人居建设等实现了统筹规划。”横峰县县长潘琍说。

  环境提升方面,串起生态片区,以景观生态格局网络体系,维护生态环境;

  经济建设方面,推进生态休闲旅游业、乡村生态工业、特色农业融入秀美乡村建设中发展;

  生态文化方面,以“红色横峰、民窑古都”为主题,统领“红色之路、丹霞之旅、葛根之源、民俗之韵、铁路之城、古窑之都”发展;

  人居建设方面,推进农村人口集聚、完善乡村基础、服务、住房改造等建设。

  立足全县,横峰县秀美乡村村庄布局本着“保护、利用、改造、发展”原则;严控水源保护区、风景区、地质灾害区等特殊区域;大力发展中心村;保护古村落。做到有扩有收、有控有放、有张有驰。

  “小到农民建房规范、庭院设计,大到全县路网、城区格局,均进行了细致规划设计。”黄必泉说,除了看得见的“硬规划”外,横峰县还进行了系统的“软规划”,包括规划设计休闲观光、文化体验、探险运动等五大主题、16种类型、45个具体景点的旅游产品体系以及营销方案;制定秀美乡村文化繁荣的推进措施等等。

  融 注重设计美学与乡土气息、乡村文明相融合

  葛源石桥梯田、蔡家红石部落、岑阳甜蜜小镇、司铺火车风情小镇……在已初步建好的几个主题村落,设计美学与乡村文明的融合得到充分体现。

  “横峰不搞大拆大建,不搞‘千村一面’,不做简单的穿衣戴帽,涂脂抹粉。”饶清华认为,横峰秀美乡村建设规划必须尊重自然美、侧重现代美、注重特色美、构建整体美。

  张扬认为,横峰秀美乡村全域规划与其它地方美丽乡村规划最大的不同,是从乡村文明入手,改变文明面貌,让农村更像农村,让农民更爱自己的家乡。

  带着18个团队成员,张扬深入横峰各个村点进行测量、航拍,走访百姓与村干部,深入了解乡村文明、文化、百姓需求,充分掌握当地的山形水势、风俗文化,分类给予美学设计建议。对村庄既有的建筑特色、街巷格局和文化载体予以保护,避免“不城不乡”。山地丘陵型村庄,顺应地形就势而筑,依山傍水,错落有致。滨水型村庄,临水建筑采用特有的建筑元素,形成水乡整体风貌,保持河道景观的乡土特性。

  “尊重和协调村庄的原有肌理和格局,统筹兼顾地形条件、空间肌理、建筑高度、历史文脉和现代生产生活方式等方面的因素,让自然景观、村庄与文化交融呈现。”张扬认为,横峰县的规划呈现了在欠发达地区开展秀美丽乡村建设的新样本。

  钱从哪里来 建设如何推 建后如何管 

  ——横峰探索破解美丽乡村建设三大关键难题

  短短十个月时间,横峰县首期启动的113个秀美乡村已全面开工建设,基本建成91个,成效初显。

  “能有现在的成效,得益于起步时就对资金来源、推进机制与长效管理三个重要方面的全盘考虑,并进行系列改革探索。”饶清华说。

  钱从哪里来

  多个渠道进水 一个池子蓄水 一个龙头放水

  为了多渠道筹集建设资金,横峰县争取涉农贷款、整合涉农资金、发动群众自筹,形成“多个渠道进水、一个池子蓄水、一个龙头放水”的资金筹集与使用模式:

  ——与江西省农发行签订全面战略合作协议,争取到85亿元意向性融资。目前首期5亿余元资金成为推动横峰县秀美乡村建设的主要资金;

  ——统筹涉农资金,按照“渠道不变,捆绑使用,各建其功”的原则,将财政、交通、水利、以工代赈、苏区建设等项目资金整合使用,整合涉农资金2亿元;

  ——发动村民自筹资金和社会投入。在首批推进的秀美乡村试点村青板乡金鸡村,全村280多户全部捐资,从11万元到2000元不等,群众捐款达100余万元。

  附近村民看到了创建给金鸡村村容村貌带来的明显改变。示范效应迅速点燃了十里八村群众建设美好家园的热情,群众纷纷捐建。据初步统计,截至目前,全县村民自筹资金达1650万元。

  “尽管政府不强求,但村民的参与主动性越来越高,老百姓出了钱,更会主动参与建设,建成后也更爱惜。”潘琍说。

  建设如何推

  多个机制并行推进让创建有标准、有章法

  覆盖面广、建设周期长、涉及事项多……,秀美乡村建设从起步、实施到建后管理,需要一整套完善、流畅的工作机制。横峰县自上而下、多机制并行,让创建工作有标准、有章法。

  建设首先要有一个主抓手。横峰县提出秀美乡村建设,核心抓手是“个十百千万”工程:个,即培育一个以葛为主的“1+N”农业特色产业;十,即完成13个产村融合中心村;百,即打造100个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自然村;千,即培育1000家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农家乐;万,即实现1.8万人脱贫,提升22万群众生活品质。

  如何让建设有标准?横峰县指导乡镇做好“七改三网”建设,改路、改水、改厕、改房、改栏、改塘、改沟;完善电力、广电、电信网络,让乡村基础设施配套更标准。

  拿着乡镇免费提供的10种房型设计图纸,农户可自主选择,让农房既传承横峰民居特色,又融入旅游元素;依照农村村民建房规划建设管理办法,村镇依章进行规划审批。

  “一根竹竿插到底,一条主线走到底。”横峰县建立由县委书记、县长牵头的“秀美乡村、幸福家园”创建活动领导小组,下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以及“技术市场指导”、“资金筹措监管”、“规划设计”、“审计监察评估”、“督查推进”、“宣传策划报道”六个组。

  同时,横峰县建立“一个乡镇、一个部门、一个方案、一支队伍、一个时间安排表”的“五个一”推进工作机制。乡镇党政主要领导为第一责任人,细划任务,层层落实。

  “每周在微信上,各地进展情况一清二楚”。”横峰县农工部常务副部长张狄青说。横峰县建立巡查机制,做到实名打分,奖优罚劣。建立督查通报制,督查推进组人员脱岗进驻乡村一线,分片负责,进行全域督查。并以此次换届为契机,对创建工作中的先进个人予以提拔重用;对推进不力的予以调整。

  有章可循,有规可依,横峰秀美乡村建设得以快速、高效推进。

  建后如何管

  发挥村民自治作用,全域管理与分类管理相结合

  “秀美乡村建起来不易,管起来更难。没有长效管理的办法,美丽乡村就是‘昙花一现’。”分管秀美乡村创建工作的横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李必良说,县里出台制定秀美乡村建设长效管理办法,坚持“建管并重、长效管理”。

  从全域层面,横峰县全面开展农村环境综合治理,落实“户分类—村收集—乡转运—县处理”的城乡一体化垃圾处理模式,实现农村垃圾无害化处理全覆盖、常态化。

  为保障管护资金来源,横峰县强化乡村管护队伍建设,将管理经费纳入财政年度预算,同时规定,在村集体土地种植花果树木,所得收益归村集体做维护管理资金。

  乡村之美,还靠村民爱护。横峰县在113个试点村成立村民理事会,从规划意见的征求,到项目建设的监督,再到建后的长效管理,让理事会发挥参与其中,成为秀美乡村管护的重要民间力量。横峰县岑阳镇叶家新农村建设理事会仅用20天,就带领群众完成了80%的主体工程量。

  走进横峰县秀美乡村,屋前屋后不再是“污水靠蒸发,垃圾靠风刮”。随着文明新风的宣传,“高品质示范户”、“最美庭院”、“最美保洁员”的创评,村民也初步养成垃圾定点处理的习惯。

  “农民熟悉的想要的乡村”正在回归

——横峰秀美乡村风貌观察

  秀美乡村应该“美在哪”?应该建设怎样的秀美乡村?新华社经济分析师在横峰看到,这里的秀美乡村不是大拆大建,而是尊重村庄自然肌理,尊重乡土文化,找回浓郁乡愁,让“农民熟悉的想要的乡村”回归,让乡音乡味乡情乡土气息回归。

  分类建设,因地制宜让村庄“各显其美”

  结合旅游资源、传统文化、村庄风貌,横峰县以北部“红都”生态山村观光体验区、南部“莲乡”与特色景观观光体验区、东部游乐活动与梦幻乡村观光体验区、中部现代农业与文明乡村观光体验区为区分,分类建设秀美乡村。

  同时,按照景区依托型、田园观光型、旅游干道型三类,以三条主线串起村点。

  景区依托型,以紧邻具有稀缺资源的旅游景区的村庄为主,村庄风貌与景区资源相匹配;

  田园观光型,以农产品丰富、乡村资源组合较好的地区为主;

  旅游干道型,以国道省道沿线村庄为主。

  石桥村是横峰县葛源镇典型的丘陵村庄,四面环山,山水田塘交融。横峰县将其打造为“石桥梯田”;蔡坞村多种植甘蔗、西瓜等甜味农作物,依此特点,蔡坞村被打造成“甜蜜小镇”。

  司铺乡刘家村,火车轨道串起的火车小镇;莲荷村以“七巧板”嵌起村庄,还有红石部落、前山瀑布……各村各有特点,各显风情,告别“千村一面”。

  不砍树、不填塘,尊重村庄原有风貌和自然肌理

  出上饶市区西行40多公里,来到莲荷乡丁家村。村口十几颗百年古樟一字排开,小河绕村碧水盈盈,清澈见底。

  “过去的丁家村,可没这么漂亮,河面上都是生活垃圾,村容村貌不雅观。”村干部丁芳荃说。树还是那些树、河还是那条河,如今却全然换了面貌。

  “秀美乡村建设不搞‘大拆大建’,横峰县做到不砍树、不填塘,尊重村庄原有的风貌和自然肌理建设。”潘琍说,与一些地方对乡村建筑遗存中的传统符号任其凋败不同的是,横峰县尽量尊重、保存好乡村传统文化的载体与符号,能留的留,能改的改。

  丁家村村里河道在清理整治后,还在沿河一些地方建起古朴的栈道,依栈道的老房子被改造成为农家乐等。在绿水映照下,白屋红灯古道,颇有一翻古风民味。

  即使一些已经无法居住的破败农房,也不轻易拆掉。在蔡坞村瓦石塘自然村里,建设者们在破旧农房屋顶瓦片上画上脸谱,农房墙面刷白后画上民风小画,也成为村中一景。

  瓦石塘村口,村口一段低矮的老旧围墙,村民们没有把它拆除,而是在周围种满绿色藤蔓,斑驳的墙体与葱茏的藤蔓,映衬出生命的音符与一抹乡愁。

  “能让孩子们看到过去农村老房子的风貌与格局,过去农村的墙,一花一木,都能成为立体的‘老照片’。”参与瓦石塘规划建设的陈茂实说。

  就地取材、就势造景,挖掘乡土文化找回乡愁

  一棵已枯死的老树,会在秀美乡村建设中有着怎样的经历?在岑阳镇蔡坞村王家自然村,一棵只剩下半边树干的老树,却成为一个新景点,述说着一个烽火硝烟的故事。

  “村里当时在这里修建湿地公园,这棵在战争年代被炮火洗礼的枯树,虽枯死数十年却屹立不倒。村民们给这棵树取名为“烈火永生”,成为一种生命力与战斗力的象征。

  一棵枯死老树的命运,折射出横峰“就地取材、就势造景”的创造力。

  与老树一样,蔡坞村瓦石塘自然村经过岁月洗礼的瓦片,也被化腐朽为神奇,成为造景的好素材。数万块瓦片铺成游步道,垒成造型独特的瓦片围墙。

  在岑阳镇蔡坞村王家旅游新村,一片面积不大的竹林,经过周边景象的改造,成为“竹林寻踪”景观;一眼红军泉,也被保护起来,成为“饮水思源”景点。

  葛源镇石桥村地处山区,漫山遍野的梯田是一大特色。石桥村就势造景,丰富植被层次,开发旅游线路,成为旅游新村。

  调研发现,横峰县的秀美乡村不仅仅“旧貌换新颜”,还让根植于本地的乡土文化得以重构,留住了乡愁,也提升了当地村民的文化自信。

  “既要风景,也要丰收”,产村融合“有花有果有效益”

  “既要风景,也要丰收”,这是横峰这个国家贫困县对创建秀美乡村的重要理念。横峰秀美乡村建设注重产业支撑,探索走一条“创建与脱贫”结合、“里子和面子”并重的产村融合发展之路。

  ——秀美乡村建设提振乡村旅游经济。立足乡村旅游,以稻田创意、梯田风光、百花争艳、瓜果飘香等为载体,横峰县打造一批精品旅游新村,带动村民致富。仅2016年6—8月,莲荷梧桐畈千亩荷花基地就接待游客8万人次。

  ——做强做大一批特色农业。横峰县做大做强葛根、高产油茶、水稻育种等3个万亩示范基地和葡萄、蔬菜、茶叶、白莲、甘蔗、猕猴桃等6个千亩基地,建好农业“绿色银行”。同时在一些村点加快药植园、农业产业园、荷博园、葛博馆建设,实现三产融合发展。

  在岑阳镇蔡坞村王家新村,打造了以葡萄、樱桃、砂糖橘、火龙果、草莓为主的2600亩休闲农业生态基地,葡萄节、甘蔗节、蜜桃节……各类农旅结合特色节庆轮番登场,叫响了岑阳“甜蜜小镇”的招牌。该村还建起农村电商产业园,促进农产品“卖得出、卖得好”。

  ——发展庭院经济,让村民房前屋后“有花、有果、有景、有乐、有效益”。按照“一片竹果林”、“一片花草地”建设要求,横峰县优先发展果树、药用花卉等特色庭院产业,做到“四季有花、四季有果、四季有景、四季有乐”。全县共规划庭院栽种果树19.5万株,新种植毛竹154亩、毛竹低改2504亩。

  秀美之变带来五个乡村新变化

  ——横峰“秀美乡村”成效初探

  “秀美乡村”不仅给横峰农村带来了秀美,也给当地乡村带来了一系列可喜变化:

  ——乡村经济新业态正在形成。过去横峰乡村产业单薄,业态单一。通过建设秀美乡村,横峰乡村经济正在形成新业态:现代农业、庭院经济、乡村旅游等多种业态融合发展,各类合作社、农家乐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纷纷涌现。截至12月20日,横峰县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新增325个,总数达677个。

  例如岑阳镇蔡坞村王家新村经过新一轮规划建设,村庄空间格局和产业格局均进行了全面提升,建成了农村电商创业园、葡萄观光长廊、红色文化公园、红军泉、革命烈士纪念塔、燕辰山庄等,形成了新的乡村业态。

  ——乡村治理秩序得到优化。在横峰县秀美乡村的规划创建过程中,基层党组织和村民理事会发挥重要作用,得到群众的认可,提高了号召力与影响力。基层党建和乡村治理也得到练兵。村规民约在创建中复苏,村民自治文化也得以践行。

  姚家乡百家村王家自然村是村民自治能力较强的一个村。在秀美乡村建设中,这个村的村民理事会创新推出了微信平台,先后推出了“王家议事群”、“基地建设群”、“基地活动接待群”等若干个村庄管理与议事群,每天通报村里的情况,共同议事,分工负责,村民自治能力得到提升,乡村治理秩序得到优化。

  ——一部分村民借此在家门口实现创业脱贫。姚家乡百家村王家自然村村民王有贵,以前一年收入非常单薄,是村里的贫困户。创建秀美乡村后,这个村往来游客不断增多。看到机会的他今年把40多年的老房子修缮一新改成农家乐,年收入预计十余万元。新华社经济分析师在调研中发现,秀美乡村建设让当地一些农村的乡村旅游活起来了,农村的特色产业做起来了,类似王有贵这样正在创业脱贫的农民开始增多。

  ——吸引回来了一部分在外务工的致富劳力。乡村不再是“回不去的故乡”。秀美乡村建设也让许多在外务工的村民看到家乡的机遇,有一部分村民在家门口实现就业,或者直接创业。

  在蔡坞村王家自然村,返乡创业人士吕海丰创办燕辰农业合作社,流转土地700亩,高峰时吸引40多名农民就业。村支部书记算了一笔账:现在农民的收入来源稳定了,不再是靠天吃饭。一有土地租金,二有国家补贴,三有工资收入,农民成了“农业工人”,一个劳动力一年挣三五万不是什么难事。

  ——当地干部抓三农工作的专业度和深入度有所提升。横峰县干部口中流传着一句话“笑脸最珍贵、人心最温暖、支持最重要”,并用这句话检验自身在秀美乡村创建工作中的得失。一些干部向新华社经济分析师反映,因为横峰秀美乡村建设不是在作秀,是真金白银在建设,要求干部真正沉下去,用实功,见实效。

  部分干部表示,通过秀美乡村创建,他们对农村更熟悉了,对三农工作了解更深入、更专业了,抓工作也更有信心、干劲更足了,干事创业的能力得到增强。群众对干部的印象和评价也有了改观,干群关系正在形成良性互动。

  (新华社经济分析师 蓝天蔚 康云 王晶 储浩浩) 

(编辑:小 红)

相关文章